鲁网 > 青岛频道 > 独家新闻 > 正文

青岛原创音乐,能否成为撬动开放时尚之城的杠杆?

2019-04-01 16:00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两年,中国原创音乐市场迅速发展已成为不争的事实,甚至一度被认为已到“风口”。

  鲁网青岛4月1日讯(记者 刘亮亮) 《这!就是原创》已于3月9日在优酷视频正式播出,这档以“原创”为核心的互联网音乐综艺节目由《中国好歌曲》原班团队倾力打造,被华语乐坛寄予厚望,希冀能带领中国的原创音乐突破雾霾,柳暗花明。

  近两年,中国原创音乐市场迅速发展已成为不争的事实,甚至一度被认为已到“风口”。然而,在目前大多数原创音乐人面临生存困境的现实中,华语原创音乐要想破题可能还需要漫长的过程。这其中,不仅需要优质的原创内容、成熟的商业模式,还需要的,是政府的认可、引导和扶持。

  3月30日,在崂山区市民文化活动中心的演播大厅,“青岛最动听原创歌曲排行”颁奖盛典隆重举行,张文成、王奕丁、马小郡等10余位青岛本土原创音乐人获奖并登台献唱。

 

青岛最动听原创歌曲排行

 

 

 

  其中,张文成和其演唱的《八大关》成为最大赢家,分别斩获十大金曲奖、优秀歌曲奖、优秀作词奖、优秀作曲奖和最佳男歌手等一众大奖。

 

  张文成演唱《八大关》

 

张文成演唱《1903》

 

  这位出生于1969年的“资深音乐人”多次登台的领奖感言概括为一个词便是:坚持。

  “我们是在用音乐表达对这座城市地热爱,正是这种城市情怀和情结让我们具有坚持下来的力量,用创作去感受音乐地存在,在自我感动中也感动别人。”

  捧走“最佳女歌手”大奖的是王奕丁。这位85后女歌手虽然身量娇小,但声音沉稳浑厚,曾是2014年北京卫视《最美和声》比赛的陶喆组冠军,目前主要和老公在北京发展,成立了自己的文化传媒公司。

  “我的家人都在青岛,这里是我熟悉和热爱的地方,如果有机会,我愿意回青岛发展。”

  虽然同类金曲排行并不少见,但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盛典中政府同这些音乐人一起站在了聚光灯下。其中,崂山区政府作为主办单位之一,充分显示了对原创音乐前景的信心和期望。作为本次盛典活动的发起人之一,中共崂山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有音乐的基因、有音乐的沃土,有文化的自信,我们会继续助力青岛原创音乐的创作、助力青岛文艺人才的培养,让世人看到最美丽的青岛,听到最动听的青岛!”

  同时,青岛市委宣传部联合青岛广播电视台等部门共同启动了“青岛原创音乐扶持计划”,并且特别强调,无论是为青岛创作的原创音乐作品,还是生活在青岛的音乐人、音乐爱好者、乐队创作的原创音乐作品,以及身在异乡的青岛籍人士或乐队创作的原创音乐作品等,都在邀约扶持范围之内,扶持奖金更是高达百万元。

“原创音乐扶持计划”正式启动

 

  这些扶持政策被认为是助力青岛打造开放时尚之城的重要举措。就在盛典的前一天,山东省政府公布了16地市书记和市长公开承诺的2019年重要工作落实事项。其中,青岛市的承诺完成事项第15条明确提出:发起国际时尚城建设攻势,推动形成多元文化交汇交融,成为创新思想的策源地,吸引全球青年群体来体验、工作、生活。

  国际时尚城该如何建设?这是一个开放式命题,虽然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但音乐无疑是破局的利器之一。

  音乐是一种无国界的语言,城市文化越发达、经济越繁荣,这座城市的音乐发展就会越蓬勃。虽然青岛拥有像吕思清这样誉满全球的小提琴音乐家,但在当下互联网的汹涌浪潮助推下,音乐的外在属性正在发生变化,当90后和00后逐渐成为生力军,当手机和网络慢慢成为音乐的最大载体,原创音乐市场必然是众望所归。

 

周琲演唱《青岛故事》

 

马小郡《来吧朋友来吧世界》

  回顾国内音乐的发展史,可以说是一步一步由翻唱音乐向原创音乐演变的过程,而市场和受众的偏好也在从演唱向唱作转移。比如开启中国流行音乐大门的邓丽君就是以翻唱出名的,当时日本流行乐发达,她的很多作品正是翻唱于日本歌曲。再看香港乐坛的黄金时期,四大天王也是“演唱流”,词曲大部分由别人完成,从作词上来看,林夕和黄伟文两大才子几乎垄断了香港乐坛近一半的歌曲。

 

 

获奖音乐人共唱歌曲《青岛最动听》

  但事实上,做原创如今依然面临着不少困境,其中最为严重的便是生存困境和推广难题。据《2018音乐人生存现况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结果显示,除遭遇侵权外,收入偏低和缺乏推广是困扰音乐人的主要问题。此外,报告也显示仅有11%的音乐人能在数字音乐平台获得万元以上的收益,回报不足100元的音乐人占比达到了49%。

  张文成:“一座城市的音乐活力,在于是否能让音乐人‘留驻’。每个城市都应该有自己的音乐载体,这是撬动音乐行业的支点,而在这个载体或平台地打造上,离不开政府的引导和扶持。”

  “青岛最动听原创歌曲排行”正是做了一个这样的尝试,也可将其解释为城市原创音乐载体的雏形。山音海乐最动听,除了优越的自然禀赋之外,崂山区似乎也成了发展城市时尚夜经济的最佳土壤。依托于金家岭财富改革试验区的平台,大批金融界从业人士汇聚于此,而他们正是夜经济的主力消费人群。音乐,正是夜经济的永恒主题之一。

 

陈艺博《NEVER LOVE》

 

苟瀚中《可能我还爱你》

 

  那么,政府在其中,到底应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如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到的“看不见的手”一样,政府应该在行业、企业和从业者需要的时候主动现身“推一把”;当行业逐渐发展成熟之后,政府便自动“隐身”,让市场的自然规律成为主导力量。

  当下的青岛原创音乐才刚刚起步,就像一个婴儿需要母亲的哺育和关怀,所以政府的扶持更显雪中送炭般的重要性。

  刚刚过去的一周,青岛和深圳掀起了“双城热”。无独有偶,深圳对原创音乐的发展扶持就又一个很好的例子值得借鉴。

  2003年深圳市委宣传部将飞扬971 电台的“鹏城歌飞扬”确立为文化立市的重点项目,同时深圳电台提出深圳原创音乐十年发展促进计划得到了宣传部领导的高度的认可,得到了深圳市宣传文化基金雪中送炭的大力支持。

  从那时起,深圳原创音乐开始起飞。

  多年来,《鹏城歌飞扬》发掘和培养了众多华语音乐界实力唱将,其中包括凤凰传奇、唐磊、周笔畅、徐千雅等歌坛大腕,还有知名唱作人陈楚生等,成为目前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原创音乐活动品牌和造星平台之一。朴树、汪峰、老狼等歌手都说,深圳的原创音乐数量、质量、制作水准、演唱水准和创作的能力都远远高于其它的城市。

  据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音乐市场凭借26.5%的流媒体收益增长成为了全球第十大音乐市场。未来几年,原创音乐也将继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扶持原创音乐人,需要关注到三大点,首先,要让音乐人的作品能够通过多平台传播出去,实现高覆盖、高推广;其次,要为音乐人提供系统的培训,让一些缺乏专业知识的潜力股创作人得到更多提升空间;最后便是在商业变现上的扶持,如从付费歌曲分成、数字专辑、广告分成、伴奏分成、巡演收入、礼物打赏等多渠道丰富音乐人的收入,提高原创歌手的创作热情。

  王奕丁在接受采访时说:“青岛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希望这座城市成为更多人梦想开始和实现的地方。

 

  

  


初审编辑:刘玉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