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青岛频道 > 老龄 > 正文

即墨78岁的“守艺人”,独爱这门手艺

2019-01-30 13:14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铺一张大红色的纸,一刀刀剪下去,溢出了农家的芬芳,品出了正浓的年味……春节前夕,移风店镇道头村78岁的战桂亭盘腿对窗而坐,一手拿红纸,神情专注地划划剪剪,星星点点的碎纸屑随着剪刀的张张合合悄然落下,一幅幅生动的窗花悄然完成。

  鲁网青岛1月30日讯 冬日柔软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撒在老屋的火炕上。铺一张大红色的纸,一刀刀剪下去,溢出了农家的芬芳,品出了正浓的年味……春节前夕,移风店镇道头村78岁的战桂亭盘腿对窗而坐,一手拿红纸,神情专注地划划剪剪,星星点点的碎纸屑随着剪刀的张张合合悄然落下,一幅幅生动的窗花悄然完成。 

  随着剪刀的张张合合悄然落下, 一幅幅生动的窗花悄然完成 

  剪纸,一直是中国民俗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猴子捞月、踏雪寻梅、晴雯补裘等都蕴含着中华民族丰富的历史和人文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剪纸艺术逐渐被机器代替,手工剪纸的人越来越少。 

  “我有三个女儿,却都不喜欢剪纸。”谈起无人继承,战桂亭无奈地叹了口气,12岁在老家胶县初见窗花,她便喜欢上了这门手艺,六十余年来一直坚持,不少村民都来求取。 

  手工剪纸的人越来越少 

  战桂亭将自己剪好保存下来的窗花一一摆在炕头,向我们介绍这些窗花的故事,一幅幅栩栩如生的作品里,蕴藏着她对儿女的思念以及初见窗花时的喜爱,这些窗花俨然成为她打发时间、排解思绪的寄托。 

  战桂亭自己剪好保存下来的窗花 

  “以前一天能剪好几张,现在年关,不少村民来家讨要,真怕有一天剪不了。”她拿出画好却未来得及剪的半成品告诉我们,这样的还有好几幅。 

  战桂亭展示自己剪好的窗花 

  以前,窗花也是“年”的一种符号,但如今,贴窗花的人越来越少,会剪窗花的人更越来越少。手艺人,守艺人,似乎渐行渐远……(本网记者) 


初审编辑:刘亮亮
分享到:
./W02019013047818807985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