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青岛频道 > 房产 > 正文

平度:房屋安全隐患日益严重 房主质疑企业施工所致

2019-12-26 08:53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两个月来,开发区邹家坡村的孙大爷和老伴在家中日子过的是提心吊胆,家人也跟着担惊受怕。究其原因:自家房屋最初出现裂痕且愈演愈烈,直至现在墙体大面积缝隙开裂,下沉痕迹明显,房屋结构受损严重。

  鲁网12月26日讯(记者 马超群)近两个月来,开发区邹家坡村的孙大爷和老伴在家中日子过的是提心吊胆,家人也跟着担惊受怕。究其原因:自家房屋最初出现裂痕且愈演愈烈,直至现在墙体大面积缝隙开裂,下沉痕迹明显,房屋结构受损严重。

  “父母都上了年纪,真担心哪天房子再出现别的问题,我们没有提任何的条件,只要求他们把房屋给修好,哪怕我们也拿出一部分的的修缮费用,这最起码的要求过分吗?”近日,开发区邹家坡村的孙先生拨打本网新闻热线0532——83888110反映称。

  房屋下沉痕迹明显 墙体开裂严重

  记者根据孙先生提供的地址,来到了邹家坡村138号其家中。村中房屋规划整齐、道路宽广,美化、绿化、净化工作都首屈一指。孙先生家东侧的墙体紧邻村道,墙体外偏南位置上下不规则裂痕向北延伸,且宽度和深度越来越大,居中衔接处房屋下沉痕迹非常明显。

  进入院内,东侧的厨房墙体上裂痕遍布,白色的瓷砖也被撕裂一直向北面的正房延伸。进入房间,几乎所有的衔接处全都开裂,紧邻街道的东间尤为严重,墙体最宽开裂处能达到成人的两指厚度。

  “就在今年的9月底,下午老人在厨房做饭,里间的天花板因房屋下沉受挤压直接掉下来四五块,如当时房间有人后果不堪设想。”孙先生告诉记者,事发后考虑到父母的居住安全,次日就联系了经营装修的朋友,将房屋内所有的石膏天花板换装成轻便的铝塑扣板。

  质疑“施工挖断水管渗水严重导致房屋下沉”

  孙先生的父亲孙大爷告诉记者,早在2015年的七八月份,全村安装天然气,在施工过程中不慎将自来水管道挖断。“当天临近傍黑,发现挖断自来水管他们给修补好后就走了,水管在挖的沟里,加上天黑也没人注意,谁成想又鼓开了,水哗哗的淌了一宿。”孙大爷告诉记者,第二天发现后立即找到村委,村委联系了燃气企业,施工人员赶到现场紧急处理。

  “当时还用上了大功率的抽水泵,水管完全修好已经是上午9点多了,从晚上七八点钟到第二天上午九点,水哗哗的淌了十四五个小时,全都渗我家房子下边啦,现在房子出现的这些问题都是因为这个。”孙大爷对记者说。

  记者随后走访了周边多名村民,当年施工过程中“跑水事件”属实。

  事发后,安装天然气工程继续。孙先生一家也没再在意,全村人也都享受到了使用天然气带来的各种便利。而就在2016年的下半年,孙先生一家陆续发现,房屋墙体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纹。“开始全家人并未在意”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痕越来越多,房屋的安全隐患也日渐突显。

  孙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夏天房屋的开裂速度加剧,衔接处下沉痕迹越发严重。先前做过的多次墙体修补和粉刷已无法遮盖,不得已自己购买大量发泡胶将多处开裂处全部填充。直到9月底家里的天花板突然坠落,孙先生这才意识到自家房屋安全隐患的严重性。

  维权三个月“没有实际进展”

  今年10月份,孙先生通过村委联系到了该工程燃气企业——青岛埃维燃气平度有限公司。“他们也安排人到我家看过,说是施工方出现的问题,让他们给我解决。”孙先生告诉记者,这期间手机尾号4205的施工负责人主动联系过他,也提出了补偿意愿。“我告诉他不要钱,只要把房屋修复好就行。”

  “到现在都快三个月了也没有说到底怎么解决问题,这期间我也拨打过政务热线,城建局的工作人员也到过我家看过现场,态度也非常好,我也很感激他们。”孙先生告诉记者,虽说都在积极协调解决,但没见有实际进展。

  协商无果“建议走司法途径”

  孙先生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24日上午9时许,记者来到青岛埃维燃气平度有限公司进行采访。该公司办公室林姓人员在得知记者的采访来意后,让记者稍等返回后告知“领导都在开会”

  10时许,记者来到平度市城建局。该局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万姓负责人和燃气管理科林姓负责人告诉记者,现正在协调当中。“我们会第一时间督促企业一起再到孙先生家中,将问题尽快解决。”并将结果予以记者信息反馈。

  25日下午3时许,记者接到了燃气管理科林姓负责人的信息反馈。燃气企业表示因管道施工已过四五年之久,房屋出现问题是否是管道施工造成?在没有权威鉴定之前也难下定论。“我们也本着为民服务的工作理念积极地协调企业,埃维燃气公司也表示无论孙先生家的房屋是否因施工所致,愿意为他提供五千元的资金帮助。”林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孙先生表示要尊重父母的意愿,一通电话后告知“老人说不要钱,只要你们帮着把房屋修好,我们自己也可以承担一部分钱。”

  因孙先生和埃维燃气公司双方达不成一致,协商无果“建议走司法途径”。截至发稿,记者接到了孙先生的电话,表示自己也通过多方了解,走司法途径需要找具备相关资质的第三方鉴定机构,且这种机构较少、程序繁琐、费用不菲,加之家里老人的身体状况,种种原因也不想和对方“对簿公堂”。“如双方都抱有诚意,我愿意主动联系他们,再次协商解决问题。”孙先生对记者说。

  对于此事进展,本网将继续关注跟踪报道!


初审编辑:刘亮亮
分享到: